1. 首页
  2. 新闻

“落伍”的广东,这回要抢先一步?

枢纽格局正在重塑

编者按: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城市进化论”(ID:urban_evolution),作者:杨弃非;

两条高速磁悬浮要来了?

近日公布的《广东省国土空间规划2020-2035年》公众版提到,省域空间内将预留纵横两条高速磁悬浮廊道,分别是纵向的京港澳高速磁悬浮以及横向沿海的沪(深)广高速磁悬浮廊道

图片来源:《广东省国土空间规划2020-2035年》公众版

与此前研究中的广深磁浮和沪杭、成渝等地预留研究高速磁悬浮不同,新的两条磁悬浮高速通道横跨数省,两条“干线”性质的磁悬浮在广东交汇,颇有为广东挽回高铁时代落后局面的意味。

有媒体预测,此次公布的沪(深)广高速磁悬浮将很可能率先建设广深段——这也被认为是广深磁浮的又一进展。

广东的枢纽格局正在重塑。今年以来,以广深为代表,一轮新的建设潮拉开帷幕:

1月4日,深汕铁路正式开工,推动深圳高铁网加速向东延伸;1月6日,浮出水面的《南沙综合交通枢纽规划(2020~2035年)》提到中南虎城际、肇顺南城际和南沙至珠海(中山)城际等线路,珠西城市将进一步实现成网。

这预示了两个新的趋势:一方面,一度在省份“争路”中逐渐“落伍”的广东,在“十四五”规划建议“市市通350高铁”的目标下夺回“阵地”;另一方面,位于全国铁路网末梢的深圳发挥出愈加重要的作用,其将有望扛起枢纽的重担,与广州一道迎接广东铁路建设的下一个5年。

“单枢纽”

对于在铁路建设上一直不甚出众的广东来说,高铁时代的到来一度代表着改变的可能。

早在“四纵四横”时代,京广高铁南端(武汉-广州段)建成,广东成为国内第一个拥有真正时速350公里高铁的省份。外界关注,广东能否由此突出重围,结束由于位于铁路网边缘而难以受惠于“过路”路线铺展效应的掣肘。

广东也“痛定思痛”,频频向外界释放加大高铁建设力度的信号。

2016年,在“十三五”规划中,广东曾提出将到2020年实现“市市通高铁”的目标。为此,广东将在“十三五”期间初步计划投资约3560亿元,以补齐粤东西北的交通短板。

2018年,在广东省“两会”期间,省长马兴瑞“自揭伤疤”,直陈“广东高铁‘落伍’了”。这一判断的背景是,以山区为主的邻省福建已实现“市市通高铁”,但广东当时仍有5个地市未迈入高铁时代。甚至在沿海人口密集的湛江和茂名,作为首条高铁的江湛铁路也尚需等待半年才能开通。

商务合作扫码关注我们,了解最新区块链资讯~

【掌上数字版权及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掌上数字立场无关。本站所有内容不构成投资建议,币市有风险、投资请慎重。如需转载文章,请注明来源掌上数字(www.zssz.com)及作者姓名,违者必究。

下一篇:没有了
« 上一篇
上一篇:“消失”的纽约时装周
下一篇 »

相关推荐

QR code